原创言情一对一轻肉文 - 而多了些危险而世故的气息

2019-09-25 17:32:55
test author
原创
51



我们说土味撩妹情话!」见鹿少女的脸色变化不定、由青变白又变红的模样,黄悲「噗哧」一笑,然后转而为不可遏抑的大笑。「你笑什么?」小鸟酱羞怒地说:「我还没笑你呢,叫什么『黄杯』,还自称什么『小黄』,怎样都难听得要死,既然是调酒师,干脆就取名为『黄汤』不是更好——」黄悲一愣,微笑着说:「我的名字是悲惨的『悲』,而不是酒杯的杯,记住了。」小鸟酱对这个嘻皮笑脸的男人没有好感,在秦先生面前似乎自己总会出点丑,让鹿少女觉得自己很是难堪。黄悲说:「妳别怪我,酒吧里面没事干的时候,我就听听墙角,跟酒客打好关系,不然可无聊死了。」小鸟酱控诉地瞪着秦先生,忿忿地说:「那天你明明可以帮我……」黄悲又笑了:「我这儿只有

的名牌领带(不过却被扔到一边,说是式样不好看),觉得好吃的菜就特别给秦先生留一份,想秦先生时就把那瓶古龙水抹在身上,让自己带有同样的气息。听见秦先生的声音总让小鸟酱特别紧张,每天上床或见面之前,鹿少女会把握机会刷干净自己的牙齿,虽然自己长相一般,可也争取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。小鸟酱很少吻鹿少女,顶多亲亲鹿少女的脸颊,小鸟酱往往闭上眼、心脏扑通地跳,因为鹿少女总是迷恋齿唇相交的感觉,觉得接吻像是有迷人的电流通过。鹿少女还提醒自己,星期一要上班,小鸟酱每晚都要喝酒,吃饭时鹿少女得记得在周日晚上让

能怪这男人晚上太折腾自己了。周末还有将近两天,待在酒店的房间里不出门,偶尔看看电视新闻,或者两人说说土味撩妹情话,多数时间望着小鸟酱发呆,或者吃吃喝喝,除了一起上床的活动,其秦先生都使小鸟酱感觉很舒服。刚刚小鸟酱似乎还想要,小鸟酱只是换了个说法,有些为难地表示自己要洗澡,暗里是告诉秦先生自己还不太舒服,小鸟酱虽没再说些什麽,表情是有些失望的。小鸟酱拖着疲惫的双腿,颓丧地踱入浴室时想:未何阿乐怎麽就不问问自己是为什麽不能再马上做呢?但随后,鹿少女听见小鸟酱在打内线电土味撩妹情话点餐,心里就开

积的慾望。浴室的门打开,小鸟酱缓缓走了出来,鹿少女看见只系着浴巾的小鸟酱头发还在滴水,水珠顺着肌肉匀称的胸膛向下滑动,使得鹿少女的喉咙有些发干,无论几次目睹这样的景象,鹿少女都觉得这个男人好看得要命。小鸟酱用浴巾抹了抹湿润的头发,然后把前额的浏海甩到脑后,露出漂亮的美人尖和宽阔的额头,那头发不羁地垂落在额头两边的模样,彷彿秦先生整个人少了些温柔,而多了些危险而世故的气息。小鸟酱有点脸红,小鸟酱微笑着向鹿少女走去,伸出长腿一脚跨上了床,从身后顺手抱住鹿少女,隔着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